新班章並非老班章的替代者,其實是一款好茶!

新班章:我不是老班章的替代者,我也是一款好茶!

一提起普洱茶,總繞不過一個山頭,那就是老班章。班章為王,也處處彰顯老班章普洱茶江湖的地位。

但作為本是同根生的新班章,不敢說能讓老班章的榮耀史在其身上重演,但它相信,以自己的實力,未來絕不會一成不變。

天生的替代品?

如今老班章普洱茶的江湖地位很高了,人人都知道班章為王,班章就指的是老班章,包含新班章嗎?並沒有,很多人甚至沒聽說過普洱茶山頭裡面還有個新班章

不僅僅是在普洱茶江湖,在整個茶界,老班章也是赫赫有名,是代表普洱茶參加「茶界奧運會」的種子選手。而新班章呢?是候補選手嗎?隻是後面啦啦隊的一員,連候補都算不上,因為普洱茶的名山實在太多,有冰島薄荷塘曼松貢茶等,百花爭豔啊。

新班章老班章僅一字之差,不懂普洱茶的還以為新班章是後來種的老班章茶,或者是新建的寨子。但是在普洱茶的世界都是以“老”為貴,這個“新”字也讓新班章成為老班章天然“替代品”。

新班章老班章同屬一個村委會,位置很近,隻有一山之隔,口感特點相似,隻是水路不同。這樣看來,其實新、老班章更像是一母同胞的兄弟,大哥老班章先出名,小弟初出茅廬難免被大哥的風頭蓋過,默默無聞。成為外界眼中的“冒牌貨”或者“替身”。

新班章不“新”

一個“新”字,似乎遮住了古茶樹的滋味,但終究也隻是似乎,並沒有遮住;一些越來越挑剔的茶客還是發現了她那份特別的美,美到動心,美到漸成口碑。

其實,新班章並不新,至少,從1852年開始,這裡就有了建寨史——哈尼族的祖先遷入此地,從樞過鋪存到馬丫鋪存,歷經十多次的搬遷,最後選擇了職年鋪存。

職年鋪存就是現在的新班章新班章保留著1000多畝古茶園,大部分村民從事與茶相關的工作,在平均海拔1600米的土地上,哈尼村民護茶、採茶、做茶、賣茶。

作為布朗山上顯赫家族的新班章,一個“新”字,的確區別了老班章,但同時也區別了其他的寨子,其他山頭,更區別了一種茶味、一份茶色。

“鯉魚終有出頭日,一躍龍門便化龍”

新班章老班章7公裏山路,新班章的老茶樹主要分佈在老寨周圍,海拔1600米,與老班章一樣:茶樹粗大古老,與森林伴生,生態環境好,茶質好、茶氣足、山野氣韻強。

新班章古樹茶的最大的特點,在於它的蘭香味濃郁高純,其香氣清純張揚,不似老班章那麼收斂而逐步釋放,湯含香,相比老班章新班章的茶蘭香味濃郁純粹,回甘更快,入口即甜,稍有一點苦味,也不會影響。

其茶滋味也很厚重,但這個滋味厚重不是以苦味重為代表,而是一種複合型的口感。既有一定的苦,也伴隨有一定的澀感,入口一會兒後能感受到茶質所含的甘甜,還有獨特濃郁的香味,各種感覺相互交換,層次的變化十分明顯。

而茶湯,更是可以用“完美”來形容,明亮且金黃,甚至可以感受到厚度。茶湯入喉,滿足感油然而來。

也許,現在新班章還無法撼動老班章的地位,但隨著品飲文化的升級,相信喜歡新班章茶的人也會越來越多。